艾粒最近推出新歌《細路強勁舞》,為不知幾時再復課的細路打氣。

由占(甄子康)奴(唐劍康)組成、一向主打非主流歌曲的艾粒(I Love U Boyz,ILUB),在疫情初期推出《戴了口罩你最美》,提醒大家戴口罩的同時,更意外打入兒歌市場。隨著學校停課復課再停課,艾粒推出新歌《細路強勁舞》,為不知幾時再復課的細路打氣,鼓勵大家多做運動身體好。

艾粒坦言很「討厭」Dear Jane,亦不想和MIRROR作「比較」。  

在美國做歌

表面上吵吵鬧鬧的《細路強勁舞》其實屬香港少有的電子音樂兒歌,背後有認真的製作和宣傳團隊,艾粒二人參與不少音樂部分,更請來美國的混音師和香港的寰亞音樂助陣。

占:「疫情剛開始時,我們走得最快,推出《戴了口罩你最美》,最初提醒大人細路戴口罩,點知細路很喜歡。」

奴:「我們就想起甚麼都做過,就是沒做過好事,所以嘗試開拓兒歌市場。細路聽得開心,父母就開心,大家都開心的話,我們就可以在天堂留一個席位。」

占:「希望大家不只聽兒歌,或者長大後都想聽艾粒,不如就用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電子舞曲)。阿囝聽過都很喜歡,他聽到有一句『Banana』時爆笑了一分鐘,我到現在都不明白他為什麼覺得好笑。」

奴:「做電子音樂,我們可以相對地不用唱得太好。」

占:「我們在填詞時發現,原來艾粒之前一直都好像在寫兒歌,幸好最後都找到那個不同的感覺。」

奴:「音樂是最難搞,今次我們有自己的想法,來來回回搞了一個月,本來是做給停課的學生,但最後在他們開學那一天才出街(按:現在又停課了!)。我們本身很討厭Dear Jane,最憎他們sell自己的歌是在美國做mixing,所以我們今次照辦煮碗,一樣在芝加哥mix。雖然大家都不相信,但這是事實。」

占:「做這些EDM歌,原來真的要在那邊mix才有那股勁。」

奴:「我們想做一個show給細路睇,希望寰亞會畀錢我們做,多謝林建岳博士(註:寰亞老闆)。」

阿占表示填兒歌歌詞並不是想像中容易,尤其想放一些訊息,例如上次提大家戴口罩,今次就想叫大家多做運動。

旺一旺個市

如果有留意艾粒的動向,不難發現他們屬於「安守本份」的藝人,當「大哥」森美不停遊走電台和電視台時,艾粒曝光率相對較少,並非因為不夠受歡迎,而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就連出歌宣傳,都只留在開show前才出現。

占:「我們好像未試過沒有特別意圖而出歌,通常都是為出碟、演唱會才帶著疲倦和懶惰的身軀去做宣傳歌,然後就開show。今次純粹覺得幾好玩,然後就構思了這個project。我們很少如此勤力,但這一年可能大家都真的太悶和太唔開心,所以不如出來做點事,旺一旺個市。」

奴:「這兩年最介意經常有人將我們和MIRROR比較。」

占:「我們的fans好唔鍾意,他們很嬲。經常問我們幾時有solo歌,我答他們,本來都plan緊,但MIRROR有solo歌,我們就未必做了。」

奴:「我們每次都想拍一個很有型的MV,但每次換來的失望,都令我們很快堅持地放棄。其實艾粒最有型一面是在落台那一刻,因為可以卸妝,我覺得卸妝的男人最有型。」

占:「這廿幾年來,有很多藝人想搶攻我們這個市場,例如黎明的明福俠、SMAP等,我們不會走回那些正經的市場。」

阿奴透露,去年紅館演唱會本來拍了making off,但至今所有片段都不知所蹤。

不要說下去

阿占在2006年與幼稚園同學結婚,2014年榮升爸爸;阿奴於2011年與前組合Krusty成員張詠恩(Jan)結婚,早年曾在訪問中表示,太太仍然年輕,所以唔趕生仔,至今二人沒有生育計劃。

奴:「現在沒這個計劃了,因為這個世界很亂,唔好講正經嘢啦……」

占:「他本身是一個細路。」

奴:「我都喜歡細路,會和親戚細路玩和傾偈、嘻嘻哈哈,但生就咪搞了……好彩冇生咋,玩住貓先啦。如果有細路,我不會在這裡和你們做訪問了。」

占:「我覺得走唔走(移民)都要做很多準備,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例如望清楚有關條件,50歲之後是否冇分數?如是,就不要在49歲才搞,一搞要搞幾年。至於阿奴,他本身就在美國的LA長大。」

奴:「我有幻想過在不同地方生活,但秤到最後,都沒有一個地方像這裡咁好,暫時!」

占:「不要說下去了!」

 

(to be continued……)

撰文:機

攝影:Tedd

化妝:Krisie Wong

髮型:Johny Wu@Hair Corner (CWB)

場地:HOW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