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沉寂了一段時間。到近日北京主動出手制定「港版國安法」,香港今日再次出現萬人佔路、催淚煙四起的畫面。在經歷了接近一年的抗爭後,今日上街的示威者卻與以往有著微妙的差異。面對「國安法」的來臨,抗爭者的口號不再止於「五大訴求」,部分人更要求真正的「香港獨立」。

口號由「五大訴求」變成「香港獨立」

《立場新聞》記者今日再次手執攝影機走進抗爭人群紀錄,發現示威者高呼的八個字,由「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變成「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在「港版國安法」之下,港人的訴求似乎已有所改變,叫「香港獨立」也不再只限於年輕人,還有老一輩。

過去大半年,五十多歲的娟姐(化名)一直以 「和理非」身分參與運動。她曾親眼看見防暴警員在旺角用警棍毆打青年人,當時在場的她不但阻止不了,自己亦「中椒」。她坦言,在運動初期從沒想過香港獨立,叫口號也只會叫「林鄭下台」,「天滅中共都冇必要,衰政府姐,林鄭落咗台咪冇事,但原來唔係,根本唔獨立唔得。」今日她仍然堅持走上街,是因為心痛年輕人;對於愈趨嚴重的警暴問題,曾居於北愛爾蘭20年的她說:「(嗰到)就算幾亂,都未打到咁樣。」看著「國安法」的到來,她帶點愧疚地說:「香港人本來都唔理政治,怪就怪我哋個年代,中英談判嗰時香港人掛住搵錢。」

六十餘歲的高先生住在銅鑼灣附近,他也是留在鵝頸橋至最後一刻的其中一人。他說,自己每次遊行都會參與。儘管覺得無用,但他今日叫喊「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至喉嚨沙啞。他坦然,「自己其實很悲觀,也不見得過去的抗爭可以改變甚麼」,香港變回一國一制,似乎是香港的命運。他說,香港的小朋友太善良、單純,一心為香港。「佢哋掃把都唔識揸,拎枝竹都無力,汽油彈扔唔中個啲,就係香港人⋯我見到女仔都要企前面,好淒涼,真係好淒涼⋯」說話期間,他一度抽泣。他認為,面對如老虎豺狼的中國共産黨,「你同一隻老虎講愛心?邊有得玩?同藍絲講仁愛? 冇性㗎佢哋。」他想小朋友要珍惜自己,不要以命相搏,「等長大後有能力,再去改變社會。」

全副裝備「勇武」抗爭者少之又少

過去大半年的烽火街頭中,總不乏全副裝備的「勇武」抗爭者,但今日記者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戴上外科口罩的普通市民,而戴豬咀、防毒面具的面孔卻少之又少。在告士打道堵路的人,有父母拖著小孩站在私家車前面,也有外國人幫忙設路障,但幾近不見全身黑衣的「勇武派」。抗爭手段也不如以往般「勇武」,全日幾乎不見有人使用汽油彈,也沒有大型堵路,抗爭主要以叫口號、遊行、跟大隊等被動形式進行。

面對「國安法」來臨再走上街頭,曾經歷理大一役的豪仔(化名)選擇留守到最後。他說今日走出來,比以往需要更大的勇氣,亦需要更多人凝聚,所以說「反而冇咁驚」。「國安法接近實行一國一制,唔係講緊黃藍問題,就算唔同政見都會想維持返以前嘅一國兩制。」經歷大半年的抗爭「洗禮」,雖然他曾經被捕,但不擔心「落場」風險,因為他對警方的行動方式已十分掌握,「去得多呢啲場合先會識走位,知道警察追過來是係想你驚,你一跑就會覺得你犯罪要捉你,反而企喺原地唔郁就冇事。」對於今日的遊行規模不如以往,他不感灰心,反而抱有希望地說:「佢哋考完DSE,過埋疫情到7月就會出返嚟。」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支持立場新聞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