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三(27日)就中國政府推行港版國安法,向國會提交證書指不再視香港為高度自治,不保證香港繼續擁有美國法律所賦予的特殊待遇。美媒引述消息指,蓬佩奧提交的證書不會自動觸發華府採取行動,總統特朗普最快周五(29日)決定下一步行動。有外媒引述消息稱,華府正考慮向香港貨品,徵收與中國貨同樣的關稅。

到底,港、美之間經濟利益有多大,兩者關係一旦轉變,又會有何實際影響?

●美國乃香港第二大貿易夥伴

據香港貿易署數據,美國是香港的第二大貿易夥伴。2019年,香港對美國的貿易總額為5,169億港元,佔香港貿易總額的6.2%。在香港對美貿易中,出口和轉口金額遠遠高於進口金額。2019年,香港自美國進口總額為2,129億港元,佔比4.8%,僅位於香港貨物供應地的第6位;港產品出口往美國佔總出口比例7.7%,位居第2位;香港對美轉口3,003億港元,佔比7.6%,同樣居第2位。

●香港:中美貿易重要轉口港

更貼切而言,香港是中美貿易的重要轉口港。香港是美國與中國內地商品貿易的重要轉口港。2018年,內地經香港出口到美國的貨物約佔其總出口額的8%,貨值為2,886億港元,而內地經香港進口的美國貨物約佔其總進口額6%,貨值為780億港元。故若美國真的出招,不單只香港受影響,還影響到中國內地的對外貿易。

●美國從香港賺取可觀貿易順差

對香港來說,美國市場是重要的市場,位置僅次於中國內地。另一角度,這些年香港都是美國的貿易順差來源地。2018年,美國在香港賺取2,425億港元的貿易順差。香港是美國賺取最高貿易順差的單一經濟體系。2018年,香港是美國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場、第四大牛肉出口市場和第七大所有農產品出口市場。所以,若然美國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不但香港經濟受傷,美國亦如搬石砸腳,損及美國商界利益。

●港美經貿人流交旺頻繁

目前,有逾1,300家美國企業在香港經營業務,包括所有主要的美國金融公司。美國國務院表示,2018年有85,000名美國公民住在香港。此外,2018年有130萬來自美國的旅客訪港。若美國收緊對香港的待遇,相信未來美國人赴香港免簽證旅行可能會轉換為嚴格的中國簽證規定,從而阻礙商務旅行和工作簽證的批准。

●美國在港金融業影響大

香港是美國投資的重要地區,因香港位處太平洋沿岸,毗連中國內地,擁有地理優勢。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截至2018年,美國在香港的外國直接投資存量為825億美元(約6,435億港元)。美資集中在香港金融業、進出口等領域,故對香港經濟影響存在。至於香港在美國的投資,2018年為169億美元(折合約1,318億港元)。

截至2018年6月1日,美國在港公司約計1,351家,其中290家是地區總部,434家是地區辦事處,627家是香港當地辦事處。2018年,美國在港企業佔香港外資企業約18%,高於內地在港企業6.9個百分點。

截至2018年底,香港152家持牌銀行的其中9家、18家限制牌照銀行的其中5家,以及48家代表辦事處的其中1家均為美資機構。美國銀行在香港的總資產值和客戶存款分別約為1,480億美元(約1.15萬億港元)和790億美元(約6,162億港元),佔香港銀行業整體數字約5%。

以保險業而言,在香港經營的外資保險公司當中,美國公司的數目排名第三。香港161家認可保險公司中,10家為美國公司,另有12家據知由美資控制。美國公司亦積極參與證券和期貨交易活動,提供投資顧問、基金管理和信用評級服務。

此外,迪士尼第5個主題度假區設在香港。在香港,享有空運權亦使美國得益不少,11家美資航空公司提供往來香港的定期航班 。

可見,美國在港有重大利益,若兩者關係有任何改變,不但會影響香港經濟,美企利益亦會蒙損。不過,對香港而言,最令人擔心的,並不是關稅問題,畢竟中國內地才是香港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最大的危機反而落在港元與美元掛鈎的聯繫匯率機制,一旦因任何原因而最終脫鈎,只怕會敲響香港資產價格的喪鐘!是否要未雨綢繆,及早作出適當的風險管理,當是香港人須要思考的問題。

東網網站 : https://on.cc/

東網Facebook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onccnews/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