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體路專訪】講得出「我好鍾意返工」這句說話的人未必一定是「鬼上身」,因為世上總有人能以興趣當職業,或者把嗜好融入工作中,陳嘉健(Eddie)正是其中之一。這位西廚於去年2月開辦餐廳Lockeroom Dining,店內掛滿愛隊阿仙奴的簽名球衣與擺設,把事業與足球嗜好完美融合,難怪開業一年歷盡社會運動與「疫」境的艱難,他一樣笑言:「生意差時,望住都開心!」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自雲加在1996年接手執教阿仙奴,為「高Q大棍」的英格蘭足球聯賽帶來地面組織戰術開始,Eddie漸漸被兵工廠吸引眼球,成為一位廠迷。撐愛隊24年間見證球隊從三強變成本土雙冠王,繼而從49場不敗的輝煌後逐漸走下坡,顆粒無收9年後才再奪足總盃冠軍,他笑言足球與阿仙奴早已從嗜好變成一種信仰。這位死忠在睇波以外的嗜好是收藏球衣,並不限於阿仙奴的波衫,至今已有超過2,000件球衣,多得要租用迷你倉收藏,更在社交媒體開設群組與同好交流,稱為「球衣收藏家」絕不為過。Eddie笑言:「我覺得男人總有一件事情敗家,手機、手錶、相機、車……只差在是哪一樣。」不過他或許沒有想過,原本用作「敗家」的收藏往會成為事業的一部分。

「敗家」收藏變餐廳擺設

踏入社會後已為西廚的Eddie在飲食業界工作逾20個年頭,曾在正職以外與朋友合資開過幾間餐廳,累積一定經驗後終於選擇放棄酒店行政總廚職位的高薪厚職,嘗試自己創業:「始終自己有家庭,租金又高企,總有一點保留。不過希望趁自己仍有一團火時試一試,現在40多歲,如果真的試過做不到,在50歲前再返去打工都未遲。」碰巧遇著自己心儀地區的商廈放盤,鋪位前身亦為餐廳,Eddie就順水推舟,期望以最少的本金去開設生意。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鋪位最終在2019年農曆新年假期前成交,Eddie就趕在情人節前開張,接手時間不多,要處理的事情卻不少。「最重要是廚房,外面的裝修與設計是其次,我們做廚要有適合自己的用具及爐頭。雖然上一手都是餐廳,但也有不少設備需要改變,又發現不少問題,比如電力不足、超出負荷等。」至於鋪面的裝潢不用大改,設計方面則有點像集百家之大成:「那時候趕著開張,還未有太多阿仙奴擺設,只是與在收藏球衣期間認識的朋友商討,結果大家各自帶來一點東西,甚麼都有,連德甲簽名波衫都有,總之就是沒有熱刺。」與足球相關的擺設和裝飾都先放上去,後來空閒時才慢慢轉成與阿仙奴商關的東西。Eddie亦特意買了第一個,亦是唯一與熱刺相關的擺設——白鹿徑門牌,掛在餐廳洗手間門外。

洗手間門上掛著阿仙奴宿敵熱刺的門牌,牆上則有兩位傳奇前鋒亨利及柏金的相片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現在餐廳內掛滿了阿仙奴球員的簽名球衣、旗幟、畫作與球員公仔,亦有一面「閃卡牆」,Eddie直言每樣擺設都一樣喜歡:「始終是自己的愛隊,不管怎樣都喜歡。有時生意差時,望住這些擺設都覺開心,想起那年不敗、那年去大球場看比賽、追著他們拿簽名、施治退役……所有回憶都浮現出來。」他指著每件簽名球衣,道出與之相關的每一段記憶。這也是他不惜重金都要儲波衫的原因:「我覺得儲的不只是一件球衣,也是回憶。我想只要自己將來沒有老人癡呆,看著球衣、想起回憶時一樣會好開心。」

兩大門神被盜 營運趣事不斷

雖說只要是阿仙奴的擺設就喜歡,自小踢球已負責守龍的Eddie尤其情迷門將球衣,因此餐廳門外亦擺放著兵工廠現時門將賓特尼奴的球衣,不過原來此前擺放的是「兩大門神」施治及奧斯賓拿的簽名球衣,惟卻在開張不久後被盜。「早幾年阿仙奴季前舉辦亞洲之旅,那時我在北京追星,為了取得他們簽名而放棄許多其他球員,兩件都是自己很喜歡的球衣。剛接手餐廳時不太熟悉這一區,以為晚上大廈升降機會停用就以為安全,警覺性不夠下結果被偷走,那時候都很傷心。」

Eddie說波衫的價值超越物質本身,而是當中盛載著的回憶,他指著身後的韋碧克球衣,說起這位英格蘭前鋒如何在健身後仍穿著內褲時幫他簽名,聽著也覺開心
原本放在門外的施治簽名球衣慘被偷走

除了零碎的傷痛回憶,餐廳內也發生許多趣事,親自接電話預約的Eddie提及有次與顧客對話:「有人打上來問我,穿熱刺球衣是否可以進來用餐,我說最重要是他不介意,他也講笑說不介意,就是想看看我們阿仙奴有幾巴閉!」餐廳得到朋友的支持而事半功倍,有收藏球衣這個共同嗜好的朋友來自五湖四海,不會因為餐廳是兵工廠「主場」而趕客,反而敵對球隊的球迷一樣能夠體會大男生間的幽默。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餐廳內最適合情侶的位置

男生懂得足球隊間的敵對關係,女孩子卻不大清楚,就有機會鬧出笑話。Eddie另一次接預約電話時遇上女生打來,他模仿道:「『喂,我男朋友呢,我不記得,好似喜歡那個甚麼,甚麼傑斯,OK嗎?』那我就說,喂,你要問他是否OK喎,我個人就對傑斯不反感的。」還有一次又是女生訂枱,帶男朋友上來吃飯兼慶祝生日,「我想女孩子只知道男朋友喜歡足球,但不知道他喜歡的球隊與阿仙奴有牙齒印吧。結果男生來到後面燶燶,還要反問女朋友為何帶他上來,『你不是喜歡足球嗎?』『黐線,我好憎這隊。』幸好食完後無事,還讚我們的套餐好食。」Eddie憶述那對情侶的對話,笑得合不攏嘴。

憑質素捱過逆市與「疫」市

作為本地少數以足球為主題的餐廳,擺設固然別具特色,也吸引顧客慕名而來,但Eddie未有以此為噱頭作招徠,反認為食物才是重點:「餐廳始終是餐廳,一定是食物行先,裝飾只是副產品,你跟我講這件波衫好靚,都一定不及你說意粉好食。我把這裡裝修到令自己舒服,但幾舒服都好,食物不好吃就沒有意思,無人會來的,你不是開波衫鋪嘛。」昔日為酒店自助餐廚師的Eddie活用往日的經驗營運小店,Lockeroom Dining最大的賣點是選擇多,他可以設計18個晚市套戲,作為一家小店確是多得有點誇張,「我做的是『大路野』,不敢說自己在某方面好突出,但我相信能放在Menu上的套戲,10種中有8種都會受歡迎,也能迎合不同年紀的人。」訪問當日的午膳時間幾乎座無虛席,顧客中有不少上班一族及女士,相信並非因為情迷阿仙奴才到來光顧,這也是餐廳獲得肯定的證明。

Lockeroom Dining餐牌(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Eddie指扒類、意粉等「大路野」為其強項(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餐廳自2019年2月開張至今1年多,期間香港先後經歷社會運動及疫情,Eddie不禁感嘆過去1年相當漫長。「社會運動去年6月開始,怎樣都對生意有影響,那段時間就換一下餐廳內的擺設,真的做不到生意就取消訂枱、提早關門,省回一點燈油火蠟。」他說社會運動期間的營運情況在預計之內,然而面對今年初來襲的疫情卻難以估計,他從餐廳指向對面彌敦道的十字路口說道:「我從未試過晚上8時站在彌敦道,兩隻手可以數到街上的人數。疫情突如其來,香港人又經歷過SARS,不會為食飯而『搵命搏』,所以整體消費意欲低。3、4月時每晚只有幾張訂枱,但又必須開門做生意,始終不知道有多少客人會來。」

餐廳開張不久後遇上社會運動,期間生意不理想,Eddie就趁該段時間轉換餐廳內的佈置

疫情不知何時完結,Eddie在這段逆市期間堅持與伙計齊上齊落,從本地爆發至今未曾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惟有時只能做半日生意就需按比例支薪,員工亦表示理解。「他們打工只是工兵,在我有生意時令餐廳能順利運作,但如果沒有生意,問題不在他們身上,所以我覺得疫情時他們較慘。我覺得他們也把這裡打理得井井有條,我是為這個團隊驕傲的。」Eddie原本計好數,打算觀察至8月,看看市場情況再作打算,可幸隨著疫情緩和,市道亦逐漸好轉,餐廳生意在5月漸漸恢復,訪問期間Eddie亦不斷接到訂枱電話,相信Lockeroom Dining仍會屹立在旺角鬧市一段時間,繼續為顧客帶來另一種用餐體驗。

陳嘉健,LockeroomDining,阿仙奴餐廳

訂枱或更多資訊可瀏覽Lockeroom Dining的Facebook專頁

圖、文:何子淵(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體路Sportsroad》
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sportsroad.hk/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