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高登先三寶」的分別是《金都》、《幻愛》及《叔‧叔》。

 

由年頭金像獎宣布各項候選名單,3部由Golden Scene(高先)發行的電影《叔‧叔》、《金都》、《幻愛》,就一直獲得喜愛本土味濃,富港產特色的觀眾愛戴。由初初未睇已經力捧要奪獎,到得獎後正式上畫,大家都真金白銀紛紛入場支持,在疫情下更見大家對香港電影的愛,後來更為三部電影改了一個稱呼︰「高登先三寶」。

《金都》講女性的自主,到底婚姻是獨立的見證還是步入另一個籠,失去自由。

三部電影先後都順利上畫,最後一部《幻愛》,上星期公映時曾脫腳,陷入低票房要腰斬場次的困局,不過經一眾媒體、KOL、明星、身邊朋友無條件大力宣傳下,翌日已經成為單日票房冠軍,一星期後更已成功衝破400萬,向更高數字推進,實在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叔‧叔》的情寫得非常濃烈,兩位主角亦演得到位,更為太保贏得金像獎男主角。

有人說是奇蹟,其實這叫效應。當一部電影未曾醞釀出口碑前,能製造一股市場效應,令你有種群眾壓力,「唔睇冇話題」、「唔睇唔得」的感覺,是最好的票房催化劑。近年的Marvel電影就是一例,甚麼「不准劇透」,甚至用上惡毒咒罵「劇透死全家」,就是一種號召,叫人早睇早享受,遲睇就要捱上避開劇透之苦。

《幻愛》被大家催捧的,是將屯門拍得相當美。

起初將三部電影統稱做「三寶」,都是為求方便,但後來就成為一個集齊三寶的遊戲。朋輩間會問你︰「你睇晒三寶未?」「我睇晒喇,你仲爭《幻愛》呀?」「三部都好睇,不過我最鍾意係……」成功將電影話題延續。就好似90年代的電影賀歲檔,好幾年都維持「雙周一成」的格局,周潤發、周星馳、成龍每年都總有部作品放到賀歲檔來鬥一鬥,而觀眾就是鬥快睇晒三部,然後到拜年時,在親朋戚友面前炫耀一番,做個新正頭影評人,為鄉親點評各部利與弊,並為只打算看一部的親友,作出精明之選,助他使用最少的利是錢,獲得最高的性價比。

《幻愛》首日上畫,曾錄得15萬低紀錄,情況不太樂觀。

而今次所謂「高登先三寶」,其實是三部本身獨立,毫無關係的電影,除了因為同一發行商已連繫上,更重要是因為三部都是純本土製作的港產片,沒有合拍,無需經過審批過程,橋段情節不需要迎合主旋律,讓觀眾看到一部部寫實的香港電影。

周星馳曾經是賀歲檔的台柱。

平心而論,香港觀眾的要求好簡單,單看三部電影,內容都不存有政治敏感話題,《金都》甚至拍出另類中港融合的現象。其實大家追求的本土電影,並不是要光復甚麼,甚麼革命,只求在鏡頭下如實反應社會現狀,拍緊自己生活身邊的事與物就夠親切感,而不是為堆砌出虛假的美好而無理扭曲劇情,這就是受香港人愛戴的電影。

 

撰文︰余建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tupid.View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