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愛》以一個精神病人跟實習醫生的愛情故事開始。

當疫情開始緩和,政府限制戲院入座率亦由一半增至八成時,迎來的相關消息,反而是一片暗淡。首先日前公布的票房半年結,中外票房總收入,由去年的10.45億元,大跌至2.93億元,跌幅達7成,這是意料之內的,疫情下密閉空間已成禁地,令人流大減,加上封院近一個月,多部大製作紛紛改期或退出,票房想好都難。

上半年票房大收的只有黃子華的《乜代宗師》。

一眾電影在極惡劣的情況下掙扎上映,當中又以香港電影情況更嚴峻,除了黃子華的《乜代宗師》可大收近3000萬,其餘都是數百萬元便打入十大,排第十的更是李居明自資開拍,在新光戲院獨家上映的《致富者聯盟》,上足半年收19萬。20萬都冇就打入十大,可想而知那份慘淡有幾淡。

李居明部《致富者聯盟》,全港一間戲院上,上足半年,收19萬打入票房十大。1

更慘淡是今個星期四正式上畫的《幻愛》,男女主角劉俊謙、蔡思韵分別憑該片贏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影帝影后殊榮,又分別躋身候選今屆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及最佳女主角,種種利好因素都已排隊送上,可惜上畫一日後,男主角劉俊謙已在社交平台打告急牌,事關首日開畫票房只有15萬,合計優先場的總票房亦只有46萬,情況的確不太樂觀。劉更責怪自己︰「我總是怨恨自己能力不夠,無錢無名氣無人脈。」

《幻愛》帶大家關注精神病康復者。

首日就告急,有人說誇張,事實上並非耍狼來了招數,這的確跟戲院排片決定有關。大家都明白香港租金極貴,戲院又是佔地大的行業,院商當然想場場爆滿以賺取最大收入,所以院商排片前都獲邀欣賞電影,再決定場次多少。這是初步標準,若票房好會加場,相反票房差便再度減場次,或將電影安排到較細放映院、較差的場次時段放映,例如朝早和下午。

此舉無疑令院商的損失減至最低,但就對電影的傷害增至最大,決定生死的時間關鍵,可說是開畫後首個周末,而偏偏這種電影極需要時間蘊釀,帶出口碑,可謂相當無情。而且小眾片種本身已較少人看,將場次放到較差的時段就令想看的也看不到,票房自然更差,更差的票房就變成惡性循環,加快電影步入落畫。

全片在屯門取景,拍出另一種美感。

所以近年已有不少聲音,爭取開設港產片戲院,將本土電影視為保育行業般,在各方資助下經營專門播放香港電影的戲院。香港藝術中心的「古天樂電影院」已經有相若功能,而電影發行商Golden Scene亦投身戲院業,將於今年12月在西環開設自家戲院,將買片、發行,甚至投資、拍攝、放映一條龍進行,希望在考慮票房以外,能夠在純純粹粹以可觀性去取決一部戲的生死。

 

撰文︰余建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tupid.View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