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獨家專訪】郭台銘談初心:我真正決定選總統的那一刻

天下雜誌 發布於 2019年05月08日09:44 • 吳琬瑜、陳良榕 、林倖妃、黃亦筠

一名化妝師在上鏡前幫他妝點掉臉上的斑,「霸氣總裁」郭台銘被一群只有2、30歲的年輕競選團隊簇擁著,學起了候選人的握手與90度彎腰。他接受《天下》獨家專訪,講起自己真正決心參選的一刻。

5月7日,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現身《天下》書香花園。首度從過去習慣的採訪地點是住家或總部土城虎躍廠,移師自己陌生的地方接受獨家專訪。

郭台銘被一群只有2、30歲的年輕競選團隊簇擁著,讓一名化妝師在上鏡前幫他妝點掉臉上的斑,過去外露的霸氣與鋒芒收斂許多。

被業界公認Top Sales(頂尖業務)的郭台銘,清楚意識到宣布參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後,身分的轉變。他學起了候選人的握手與90度彎腰,拿捏起萬人之上的總裁與人民公僕之間的身段差異。

問起經營企業和從政有什麼不同?「基本上沒有不一樣,只是服務的對象不一樣,」向來快人快語的郭台銘說,自己每天還是一個lunch box(午餐盒),工作十幾個小時。

「我會持續這個精神,我學習蔣經國,」他強調,要師法蔣經國一腳改革政治,一腳發展經濟。

總裁選總統,學會彎腰握手。(黃明堂攝)

「蔣經國」三個字,加上出現在公眾場合頭上不變的一頂中華民國國旗帽,郭台銘塑造自己在政治光譜上「正統藍」的形象,同時強調自己「經濟人」的改革方向,希望凸顯自己帶領台灣在中美博弈間發展的能力。

但回歸到一切的初始,這場在產業界和政治界掀起的巨浪,鐵定被寫入台灣歷史的「台灣製造業龍頭選總統」大戲,所有人都好奇,郭台銘究竟是何時起心動念?以下為郭台銘專訪摘要:

問:為什麼想要出來選總統,起心動念是哪一天,你還記得嗎?

答:起心動念是大概在3月31日星期日。

我很少有過年休假,3月31日到4月初那段時間的春假,就帶我媽媽全家出去玩。一個禮拜的假期連續有幾波好朋友來,他們說台灣現在面臨到兩大危機:

第一大危機,就是戰爭與和平的危機。台灣如果照現有的意識形態走下去,會有戰爭的危機。

第二,中美貿易戰爭。去年剛開始,我在威斯康辛州動土的時候,特別問了美國總統,為什麼要發動中美貿易戰

我跟現在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在白宮見面時,他問我,「從台灣人的角度怎麼看這件事情?」

我反問美國總統川普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萊特海澤回答我,「中美貿易的逆差一年超過4000億美金,他(川普)說不能這樣下去了。」

這兩個問題一個是實體的戰爭,一個是貿易的戰爭。不管怎麼樣,兩強博弈的過程中,台灣絕對無法置身事外。

看到台灣危機,受日本新國號觸動

後來我又到日本去,當時粵港澳大灣區在東京辦一個座談會,因為我有夏普,所以被邀請參加座談。

東京灣跟粵港澳就是全世界第一大跟第三大的經濟灣區,我想知道台灣有什麼機會?我記得那天是4月10日,我住的地方離皇宮很近,聽說櫻花不錯,那天正好有兩個小時空檔,我想整理思緒,就去東京皇宮看櫻花順便想點事情。

櫻花非常漂亮,看了以後,就寫了一段話。我說,「帶著中華民國國旗帽,參觀日本天皇皇居的公園,日本5月1日過了,換起了新的天皇,國號叫做令和。」

日本新的天皇,國號叫令和。他就是要和平不要戰爭,這觸動了我。然後,我在皇宮內看到一個太陽,看到日本的太陽,心中在想:什麼是我們的未來?

我做決定就是在那一刻。這就是我起心,我真正決定要選。

問:但從哪些跡象,你看出來有戰爭危險?

答:為何台灣要編很多的預算去買武器,還要買坦克車?我看最近還有演習,說從淡水河進來,對方的海軍陸戰登陸上來,我們坦克再去打。我想請問,你可以想像這個情景嗎?

我在金門當過兵,我是22期預官。我說一個我去當兵的小故事:我當預官6個月,在成功嶺受訓。當時我跟我前妻戀愛,一天晚上我們去看電影,她問我你抽籤抽到哪?其實那天還沒抽,我騙她我抽到金門。那場電影我們都沒好好看,因為瀰漫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氣氛,就男人上戰場的樣子,有點像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那種心情我到現在還能感受到。

第二天真的要抽籤了,我心想不會那麼倒霉抽到金門。結果一抽,高雄旗津,金馬賓館。我問人家, 果然是金門。

第二天抽完籤過一個禮拜分發,我自己拿著皮包就坐火車到高雄住旗津住一個晚上,然後坐船到金門。

我記得那個晚上坐船到金門的途中,晚上6點多天快黑,對方的炮彈就打過來打到船邊,水花都激起來。這是第一次嘗到炮彈的味道,就開始緊張。金門晚上沒有路燈,我是營部行政官,有專車來接我。到了裡面的碉堡,住在沒有門的碉堡裡,行李一擺就睡了,晚上風一吹,門發出喀喀聲響,還聽說水鬼會來把你割耳朵了。這才曉得,上戰場真的不一樣。

感受到台灣兩大危機,郭台銘說起自己在金門當兵的經歷,認為戰爭其實很近。(王建棟攝)

我認為,這現在年齡50歲以上人比較能感受到,像年輕人,他們說戰爭離我們很遙遠。但如果真的遙遠的話,我們為什麼要買坦克車保護淡水河呢?為什麼要演習呢?

當我講這個可能他認為是危言聳聽,但現在世界上有多少國家還在面臨到戰爭,中東、以色列。

所以第一我是起心動念覺得和平有危機,我是不是能夠出來做點事情,在美國跟中國之間在和平上我能做點貢獻。

是在那一刻。這就是我起心,我真正決定要選。

問:你如何看中美貿易戰的危險?

答:中美貿易戰爭變成兩個強人間的角力,美國的川普總統跟習近平總書記,兩個強人的決策方式是由上而下(top down)。他們兩個又不能常常見面,如果他們談判過程中經過由下而上(bottom up),任何一個領導人不滿意就得重談。

今天美國認為中國大陸拖時間,中國認為美國在干涉中國的內政,這可能都是癥結的所在。川普現在發到第四張牌了。川普是個商人,到底底牌是什麼?我不知道。要show hand(梭哈) ? 還是要見好就收?但現在美國國內有個共識,只要對中國加壓,共和黨跟民主黨都沒有反對。

川普當總統是美國經濟巔峰,我會做得更好

我現在到美國去投資設廠,只要提供工作機會,大家都歡迎。有人說換個州長,就不歡迎我了,哎, 他歡迎得要死,就怕我搬到別州去。

(黃明堂攝)

所以我認為中美貿易的問題,戰爭才剛剛開始,大家不要以為協議簽了就會結束,因為它的問題是結構性的更改。它不是一個簽約就解決問題,這是一個開始,後面緊接著產業結構的調整。

你今天看到,雖然所有人、所有的媒體都罵川普,可是川普當總統以來,是美國經濟有史以來最好,就業率最高的。人家說我學川普,yes。但我認為,我最後會做的還比川普還好。

怎麼樣讓大家輕稅,怎樣不是殺雞取卵,要興利不是防弊。

問:大家認為你是霸氣總裁,宣布參選,走入政治圈,你有體會到經營企業跟從政有什麼不同嗎?

答:

其實我這一輩子,大家說我是霸氣總裁,但我10萬塊錢創業,我求人求了一輩子。

創業的時候,求銀行一個月給我十張支票,不然我求銀行調資金給我,借三分利;中小企業很困難,買料,要求人家;沒有人要到你公司上班,要求員工、求訂單、求技術。

當我開始做連接器的時候,美國連接器大廠AMP告我,自己還要學著去打官司,結果我一個專利事務所變成全國最好的。

我這一輩子都是求人的。所以,我會站在2300萬人的立場來考慮,幫我們台灣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最近馬上會到全台灣各地方去看看老百姓,看看我們的同胞們,了解他們的辛苦,真的去了解他們為什麼不能升級?為什麼不能提升技術?

真正做老闆時,起得比誰都早,睡得比誰都晚。現在我有什麼不一樣?基本上沒有不一樣,只是服務的對象不一樣。其實我的生活大都沒有改變,我每天還是一個lunch box(午餐盒),工作十幾個小時,我會持續這個精神。

我學習蔣經國,為什麼蔣經國讓大家那麼熱愛他? 他就是一腳改革政治,一腳發展經濟。

政治改革,我們停止藍綠惡鬥。所以有人講復仇者聯盟,我說沒有,我們是「勝利者聯盟」。譬如我的內閣裡面,民進黨裡面有很好的人才,為什麼不可以用?

經濟改革,我要訂出一套吸引外資外商的辦法,但外商不能來做平庸式經濟,而是要把核心研發搬過來,跟半導體有關的設計和設備給搬過來。我們要做一個AI島、科技島,這樣年輕人就有期望,找到希望。

還有發展職業教育,讓年輕人有一技之長,教育跟產業必須結合,教育要曉得未來科技是什麼?因為曾任中小企業處的顧問,我一定會把中小企業擴大,然後跟日本中小企業合作,引進工匠技術,透過教育部強化技職教育;透過經濟產生我們需要的產業。這是一個很浩大的工程。(責任編輯:曹凱婷)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獨家專訪】郭台銘拚經濟:跟韓國瑜說好了,鴻海將把深圳、天津部份產線移到高雄

郭台銘談兩岸和民主,首度表態: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加入天下雜誌LINE,掌握世界脈動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72期《數位轉型 領先者指南》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