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稚澄2016年5月自殺去世,希望提醒世人「生命沒有不同」。(攝影:李隆揆)

2016年5月一則震驚動保人士的社會新聞,揭露台灣流浪動物安樂死的情形。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區園長、時年32歲的簡稚澄,以動物安樂死的藥劑自殺,希望提醒世人「生命沒有不同」。

在簡稚澄死諫後將近1年,台灣動保法修正案「全國收容所流浪動物零撲殺政策」於4日上路前,《英國廣播公司》(BBC)2日以「將自己安樂死的台灣獸醫(The vet who 'euthanised' herself in Taiwan)」為題,報導簡稚澄的故事與流浪動物的困境。

The vet in Taiwan who 'euthanised' herself https://t.co/CToKYOCz2o pic.twitter.com/fdjN5dqPQH— BBC News Asia (@BBCNewsAsia) 2017年2月2日

「毛孩送行者」

從北一女、台大獸醫系畢業的簡稚澄,2009年公務人員考試榜首,卻選擇到動物收容所照顧流浪動物。2016年5月5日,簡稚澄以狗兒安樂死的藥物自殺,希望世人能看見台灣流浪動物的處境。

事件發生後的數星期,台灣社會因憤怒與自省而深感悲痛,一個年輕生命就此悲劇性地殞落。但人們也開始質疑,為何台灣對抗棄養動物的前線工作者會受到如此龐大的壓力。

簡稚澄以動物安樂死的藥劑自殺,希望提醒世人「生命沒有不同」。(翻攝自BBC網頁)

2015年5月,簡稚澄曾接受中天新聞專訪,她描述首次目睹動物安樂死的景象:「我回到家後哭了一整夜。」專訪以「毛孩送行者」為題,形容簡稚澄為「美麗的屠夫」,她在入行短短2年內替700隻流浪狗執行安樂死,這使她飽受動保人士批評。

動物收容所的照護員都害怕將狗兒安樂死,但簡稚澄與其他人士則認為,對於遭棄養、老化或是難以被領養的狗兒而言,比起在過度擁擠的收容所內承擔疾病風險,安樂死是較好的結局。

簡稚澄的同事賴小姐回憶道:「她時常超時工作、很少午休,犧牲假日陪伴狗狗,為使牠們能過較好的生活。」

另一名同事高玉杰(音譯)表示:「他們稱她為屠夫…我們常受批評,有些人甚至說我們會下地獄,他們說我們嗜殺又殘忍。」高玉杰又說:「但人們還是會棄養狗兒,他們有各式各樣的理由:狗太兇、狗不夠兇,狗太會吠、或是狗吠得不夠。」

簡稚澄受中天新聞專訪。(翻攝自中天新聞)

流浪動物高撲殺率

台灣動物權保障有著2大難題:寵物棄養的數量及可繁殖的流浪動物數量。過去十年來公眾意識提升,加上動保人士提倡反棄養及領養代替購買,流浪動物情形有顯著改善。但是,動物安樂死的數量仍然居高不下,動物收容所的資金與人力也不足,工作內容辛苦、且工時很長。

2015年全台有約1萬900隻流浪動物被安樂死,2016年約8600隻因疾病或其他原因死去。然而,簡稚澄所服務的桃園新屋動物保護教育園區,是全台最低安樂死率及最高領養率的收容所之一。

簡稚澄受中天電視台專訪時,提到動物安樂死的過程,她說:「我們先帶牠散步,讓牠吃些零食並跟他說說話,然後帶牠進入『人道室』。你抱牠上檯的時候,牠非常害怕全身發抖,但是藥劑一下去,3到5秒牠就走掉,然後牠就不抖了。其實那是很心酸的。」

2015年台灣有約1萬900隻流浪動物被安樂死。(翻攝自BBC網頁)

執行安樂死的心理壓力

執行安樂死的工作人員並沒有獲得心理諮商協助。事實上,為這些行業及其他領域提供心理治療,在台灣是聞所未聞。

雖然有許多複雜因素會導致自殺,但簡稚澄的遺書透露出,她對於動物福祉的關懷消磨了她的生命,其同事也證實此點。

同事賴小姐說:「她讓自己承受許多壓力,她非常關心動物,而來自工作的壓力影響了她。」簡稚澄的遺書寫道:「我希望我的離開能讓你們所有人知道,流浪動物也是生命,我希望政府能明白控制(問題)來源的重要性…請珍惜生命。」

NEW #AnimalWelfare Law Taiwan Sad story of vet whose suicide prompted question re animal welfare https://t.co/5hptjURvEb via @telegraphnews— zoo inspector (@zooinspectors) 2017年2月3日

引起社會反思

呼籲珍惜生命的死諫引來某些人的諷刺,各式各樣的指責也迅速蔓延開來。新聞報紙將矛頭指向政府未能有效地杜絕棄養或是預防流浪動物繁殖。有些則指控「高階官員」試圖將事件導向,簡稚澄自己無法紓解工作壓力。其他社會輿論則認為,雖然收容所工作者是最容易被譴責的標靶,但整體社會必須承擔起責任。

農委會畜牧處動保科科長江文全表示,即使員工們每年向6萬名寵物飼主宣導結紮,但目前170萬隻狗中僅30%受結紮。江文全也說:「我們人手非常短缺,全台只有140名動保員。這是體系上的問題,廢除安樂死或增設收容所、增加動保員數量都不能解決問題。」

Dog euthanised after NSW #GreyhoundRacing trainer/breeder failed to provide vet care https://t.co/EsaYnYO8MM pic.twitter.com/IWBb3qA13e— Animals Australia (@AnimalsAus) 2016年7月31日

新動保法上路

4日起,動保法修正案正式實施,其規定包含,動物安樂死為非法、動保預算將增加40%至新台幣5億元、嚴格審查棄養案件,並對棄養飼主處高達新台幣約3880元的罰則。

政府承諾將增加收容所預算及人員,並提供心理諮商服務,但許多人認為這是只是短期措施。動保人士還希望政府能打擊寵物繁殖業者,對推行寵物結紮的非政府組織提供補助,並對接納流浪動物的團體提供協助。

也許簡稚澄並非促使新法上路的催化劑,但她對動物的關愛將永遠被其丈夫、同事所記得,她的離世對他們而言無疑是沉痛的打擊。

再兩天!動物零撲殺(零安樂死)政策將正式上路,BBC重新報導台灣女獸醫替自己安樂死的消息,喚起台灣民眾注意。 #認養代替購買 #TNR政策 https://t.co/4cVGAvoHnX pic.twitter.com/8pSrpsRdB9— 台灣英文新聞 (@Taiwan_News_Ch) 2017年2月2日